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QQ黑客资讯 > QQ黑客技术 > 文章内容

QQ盗号用大脑黑客技术已诞生

作者: 黑客基地 来源:黑客技术 时间: 2015-09-14 阅读:
013年12月,美国度假胜地太浩湖之滨,正在举办一个顶级科学会议。一位小个子男人领军的研究团队上台演示自己开发的程序,一群世界上最聪明的头脑聚精会神,认真聆听。他的程序事先并没有任何游戏运行具体策略,只能像首次接触游戏的小孩一样:看到屏幕、控制游戏与知道自己得了多少分。他只是告诉程序,尽可能得高分。
  演示效果出乎意料的好,所有人都被震住了!该款软件通过反复试错,学会了三款经典游戏,甚至超过了专业玩家。一个月后,Google以4亿英镑收购这个小个子男子创立才两年的公司。他是谁?凭什么拿到这张支票?
  他就是毕业于伦敦大学学院(UCL)的神经科学家、DeepMind创始人戴密斯·哈萨比斯(Demis Hassabis)。2007年,他与埃莉诺·马圭尔(Eleanor Maguire)教授合作,发现五位因为海马体受伤而健忘的病人,在畅想未来时也会面临障碍。而马圭尔教授正是当代神经可塑性研究权威。什么是神经可塑性(neuroplasticity)?
  它是指神经系统为不断适应外界环境变化而改变自身结构的能力、传统观念认为,成年后脑细胞发育趋于停止。近年研究发现,感觉刺激及新技能学习促进大脑发展,即神经具备可塑性。例如马圭尔研究发现,因为伦敦路线复杂,所以伦敦出租车司机海马体比常人更大。
  哈萨比斯是一位天才,从小是神童。跨越了游戏开发、神经科学、人工智能等多个领域。他的人工智能研究深受自己的神经科学研究影响,2007年他对海马体研究发现,大脑中与过去记忆有关的部位,对于规划未来同样至关重要,受益于此,他结合当下机器学习领域最热门的深度学习(Deep learning)技术,从而将人工智能大大地往前推进了一步。
  在上个世纪也有一位类似人物。他就是神经可塑性研究先驱保罗.巴赫-利塔(Paul Bach-y-Rita)。他与哈萨比斯一样特立独行,也是一位跨越太多学科的通才,从医学、心理药物学、眼球神经生理学、视觉神经生理学到生物医学工程。巴赫-利塔从不局限于一个领域,不懂就学。当他发现父亲中风,通过康复训练恢复正常后,就开始感兴趣大脑的神经可塑性。他质疑了当时神经科学一个基本假设:大脑功能区域特定论(localizationism),将人类大脑看做一个网络结构:
  大脑有许许多多神经回路,所谓神经回路就是一起共同做某一个工作的神经元之间的联结。假如某一条重要回路断掉了不能通行,大脑就用其他小路来绕过它,以达到目的地。
  正如巴赫-利塔所言,当我们视觉通道出问题了,我们可以尝试换用其它通道,如触觉来代替眼睛。我们能否开发出一台能让盲人借助舌头获得视觉的机器呢?我们能否在上个世纪技术不成熟的条件下,开发出人类第一台富有科幻色彩的认知增强与感觉替代机器呢?巴赫-利塔与哈萨比斯一样不断挑战人类智慧极限,他真的在上个世纪开发出来了!
  如今,神经可塑性研究已成为一个朝阳产业。根据灵敏大脑市场研究公司表明,2007年是欧美认知训练兴起元年;从2005至今,美国认知训练市场快速发展,每年新增上亿美元风险投资,并且诞生欧美上市公司数家。虽然这门产业还非常不成熟,部分公司挂羊头卖狗肉,以致2014年10月20日,以美国斯坦福大学长寿中心为首的一些科学家,联署一份《来自学界对于认知训练产业的声明》,指出了产业发展的一些问题。而一些科学家又联合签名,回击该声明。历史不会重复,但总会押韵。细心比较就会发现,很多今天对神经可塑性的批评非常类似当年对神经可塑性先驱巴赫-利塔的批评。
  即便如此,我们处在一个最好的时代。新一代大脑黑客技术已经诞生。过去MRI等脑成像技术只能让你观察大脑,现在光遗传学(optogenetics)技术能打开或关闭神经元;Clarity技术能洗掉细胞胶质,让大脑透明;CRISPR技术可以编辑基因。现在,你可以开始确定人脑几千种不同类型神经细胞功能,第一次研究情绪、记忆和意识来源。
  如果说人类登月计划开启了太空之旅第一步,继人类登月计划之后,投资巨大的人类脑计划则将为人类登临下一个宜居星球做好准备。受益于哈萨比斯与巴赫-利塔这类不断挑战人类智慧极限的跨界者,体力借助外骨骼,可以增强百倍;脑力借助增强现实头盔等各类认知增强设备,可以拥有更好的视觉听觉触觉嗅觉和味觉,乃至更完美的记忆与更快速精确的决策,我们就是登临下一个星球的神。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