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QQ黑客资讯 > QQ黑客新闻 > 文章内容

“生物黑客运动”半人类半机器不是怪物

作者: 黑客基地 来源:黑客网 时间: 2015-09-26 阅读:

如果你有一个 NFC 读写器(许多手机都有NFC功能,单独买也不难买到),你可以读出芯片中的信息或者将信息录入到NFC芯片中,你甚至可以用它来取代密码或图形码来为你的手机解锁。如果你的公司支持NFC打卡,你甚至可以用它来打卡。一个叫 Drew Anderson 的同好甚至还能用他的手来启动汽车。
    这听起来是一项疯狂的身体改造项目,但在上个星期日举行的,由 Zoltan Istvan 发起的 “生物黑客”(Biohacking)大会中的其他人相比,我这个就不算什么了。其他人有的将磁铁放进指甲、内耳道中,移植过程将造成开放性的伤口。与他们相比,我的这点小伤真的不值一提。
“生物黑客”峰会在一个架70 年代的棺材状的旅行车中睡了一觉之后,我们一行人来到了加利福尼亚州的一个小城镇 Tehachapi,此处距洛杉矶只有两小时车程。

“生物黑客运动”半人类半机器不是怪物
双手中植入了芯片(图片来自:Cnbeta)

“生物黑客运动”半人类半机器不是怪物
微创的伤口(图片来自:Cnbeta)

    生物黑客运动,是由 Zoltan 提出的一种行为艺术。Zoltan 曾经撰文谈到:“超人类主义”的目的是利用科技对身体深度改造以提升身体机能。生物黑客们的确朝着这个方向努力。
这项运动的一大挑战即是,科技的进步还远未能达到我们的理想状态:

我们需要高效的电子心脏以对抗衰老;
强大的脑电波读取及交流装置,使我们能通过心灵感应与同伴们交流;
让电视与电影里的画面直接刺激视觉神经;
强大有力的机械手可以使我们工作得更为高效。

   宏大的愿景尚未成为现实,人工心脏的研发也还处于早期阶段,法国公司 Carnat 曾在早期试验中致使两名志愿者在数月之间相继死亡。机械手臂的成熟更是遥遥无期,用脑电波聊天也还远未实现。
所以,最激进的“超人类主义者”都还只是处在实验阶段,因为这些试验目前并无太多实用价值或者不够安全。而在公众领域为其宣传的 Zoltan 等人,却将其摆到了一个很高的位置。Zoltan 承诺,将穷尽一生来推进这项伟大的事业,他相信他的努力将在数十年之后开花结果。
   这就是“生物黑客”峰会存在的意义。参与峰会的爱好者们并不期待这项运动能够让他们延长 50 年的寿命,但他们正在通过改造身体以探索更多的可能性。他们是距离成功的最后一公里。“人们常常空谈人工智能将使动画片中的场景成为美好的现实“,”不远千里来到加州参加会议的爱好者Laird Allen说,“但他们从未对此付诸行动”。
这并不是外科手术
   Tehachapi 小镇的生物黑客基地由两栋建筑组成:一处供成员们休息,还有一个车库是活动的主要场所。在车库里面,有两张拼接在一起的大桌子,上面布满了各种焊接器材、刻度尺、钳子及众多电子器件。参与活动的成员们皮肤上都有大小从米粒到一美元硬币不等的伤口。
   Jeffrey Tibbetts是Tehachapi 实验室的主人,正是他的热情邀请让我们有了这次奇妙的旅程。有一些人在进行有盖培养皿的“细菌竞赛”:竞赛者从自己身体上的伤口上刮下细菌,放进培养皿里,看看谁的培养皿中细菌数量增长的最快。
在车库的右侧,有一个操作室,这是实验进行的真正区域。从外观看,这个操作室像一间医生的办公室,有一个黄色的多功能医疗椅、一个水槽、一个安全注射器处置盒;此外消毒剂、麻醉药、绷带等也是一应俱全——这是一个 DIY身体的绝佳场所,当然,至少比其它车库好多了。
但 Tibbets 不喜欢将其称为手术室。他说:“这不是外科手术。我们不看病,更不治病,这是人体改造。”打耳洞和纹身不算手术,同样,对人体更深层次的改造也不能算。
植入了磁铁的手指
   除了像我一样往手里植入 NFC 芯片,最流行的项目是用针头往指尖里注入磁铁。据我所知,这样做有两种用处。当你的身体拥有磁性时,如果有人和你过不去,你可以用手指吸引回形针这种“超能力”来震慑对方。以后甚至还可能利用它在六尺外开枪射击,这是后话。
这当然是开玩笑啦,他们对此的正经解释是:磁铁在你身上可以为你带来第六感。不少实验者告诉我,他们可以感应哪里有磁场,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新奇体验。但这也带来一些副作用,有人就抱怨他的笔记本具有通过磁铁感应屏幕是否处于合上的功能;而他的手靠近笔记本时,笔记本的屏幕就关闭了。
第三种人体改造项目是内耳道改造。在耳屏——耳道前面的小突起里面植入一个微小的磁铁,通过磁铁震动达到欣赏音乐的效果。
   生物黑客狂热者Rich Lee是上述第三种人体改造项目的发明者,他在几年前率先在内耳道植入了磁铁,尽管过程复杂,但著名科学家 Joey Carmicheal 给予了其细致的理论指导。在脖子上佩戴一个金属线圈(附带扬声器),音频信号在传输到磁场之后,就会引发植入磁铁震动——你就可以欣赏音乐了!
更酷炫的项目还在研发之中,比如Justin Worst把他手上的 “北极星” 炫耀了一番。北极星是一个硬币状的芯片,能够识别手势。可惜在目前,它还只是一个样品。但北极星 2.0 将植入你的手背皮肤之下,你可以动动手指就能打开特定的应用程序,省去了繁琐的步骤。

   在某些方面,“生物黑客”们则非常有自信,人体改造工程将给你的身体带来巨大的益处。Lee 就谈到他越发糟糕的视力情况促使他对“生物黑客”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如果能通过改造身体达到完全的视力,或者通过回声定位感受外界环境,那将是一件十分伟大的事情。
然而,最大的挑战来源于人们的传统观念:人们不愿意成为与科技过分紧密结合的“生化人”。他们不希望被科技绑架,不希望成为介于人与机器之间的生物。这就是“生物黑客”们存在的重要价值。他们在用自己的行为告诉人们:成为“生化人”并没有那么可怕。“我们是生化人,我们是半人半机器的特殊生物,这种感觉很棒!”